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關於部落格
飛航管制員的生活點滴
  • 93700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美西跨州大縱飛(十) MFR - LVK

 
2013/10/06 夜

飽餐一頓,從Pizza餐廳回到好野人FBO後,已經接近約晚上8點半,FBO也已經在整理準備打烊。我們在飛行計畫室趕緊對過資料後便用手持無線電向塔台申請航管許可。或許因為穿山的選擇不多,這次的許可真是精簡而且完全沒有改變。 這一趟由我擔任PIC,副駕駛依然是Gary,今天最辛苦的就是他啦!


這是我們的飛行計畫
KMFR OED V23 FJS V23 SAC V334 ALTAM KLVK


這是航管許可(下排/上排Q是當時的ATIS)
許可到Livermore機場(LVK) 經由Eagle 5 離場,計劃航路,保持11000ft 離場頻率124.3,電碼6642

從連結可以看到Eagle5離場也是個雷達離場,但是他一開始有個015航向先避開前方的山區,爬升至11000ft或航管指定高度,航管會雷達引導至後續航路。 淺顯易懂,但是問題在於上面32跑道起飛後的爬升梯度是每海浬410ft到6300ft,假設我們以75KT爬升,一分鐘等於前進1.2浬左右,差不多剛好等於他所需要的爬升率,也就是每分鐘約400呎。以滿油加上旅途中增加的貨物重量,其實要達成還有點吃力,所以這是等等需要考慮的問題。 我們在出發前也在臉書發佈了即將出發的訊息,由於我們全程使用IFR,會發飛行計畫所以可以使用flight aware甚至flight radar 24追蹤。其實這趟旅程在臉書上有些朋友都在追蹤著,只是大部份時候都是台灣的半夜,但是這一趟,台灣已經是中午,所以有些朋友也都跟著追,這旅程可真是一點都不孤單呢!


我們要出發囉~~~!!


因為剛剛飛過,我只做了比較大部的外型檢查,跳上飛機,開了車,依照航管指示滑行至跑道頭,這時候已經接近晚上9點了,滑行到一半,塔台就跟我們說他要準備宣告休息,所以準備好離場時用124.3先跟Cascade Dep請由放行後才起飛。這真是有趣,我們從管制機場的狀態變成非管制機場,而原本的塔台頻道也就變成了CTAF,這跟之前在KPAE也是相同,事實上美國很多機場都是這樣運作的。而這座機場的燈光,也裝設有Pilot Control Lighting,而不像PAE是一直開著,所以飛行員可以使用無線電去開關燈跟調整亮度,然後在起飛前我就突發奇想來的"開燈儀式"吧! 超北七的!
 

起飛後,美麗的城市讓我們讚嘆連連,加菲拿著我的相機四處拍照,雖然忙著操作飛機,我仍不忘享受窗外的美景。只是起飛後才發現空中沒有月亮,缺乏月光照射下,機場周邊的山猶如消失一般甚麼都看不到。這無型的敵人當然是個威脅,所以向航管申請在機場上空盤旋爬升到超過8000後我們才加入計劃航路。花了近15分鐘才從低面1330呎爬升到8000多呎,接著告別美麗的夜景,投入沒有盡頭的山區夜空。


還在機場上空爬升中..  下面可以看到MFR的跑道燈

這是我頭一次在夜裡離山那麼近飛行,也還好仰賴IFR我們才有辦法,但是在穿山的漫長過程中,其實神經頗為緊繃,萬一這時候發動機罷工,我們要飄到哪去還真是很難決定了。還好,這顆萊康明引擎還是非常認真地工作著,這時發動機的聲響是一種安心的保證啊! 漆黑的山區,偶有谷間的燈火出現,但還不如空中的繁星耀眼。這種漆黑的時候 ,又容易不自覺得進入自己的世界裡。我沒有聖艾修伯里的才情,也不像那飛行仍充滿危險的時代卻需完成商業任務的使命,但我很開心我沒有"夜間飛行"裡角色的孤寂, 因為這趟旅程中有家菲和Gary的陪伴外,在每個點我們都感受到了飛行朋友們提供的溫暖,以及來自臉書朋友的關心,這一趟飛行就像之前說的,不是甚麼環遊世界的大挑戰,卻也帶著許多朋友的心,一起飛上了天!原來沒有要夜航的計劃,因為一場機械故障打亂後,我current夜航的決定也帶給整個旅程更多之前沒料想到的彈性,時間變自在了,也就有更多的時間慢慢享受呢。

經過了將近一小時多,我們終於再次看到大片城市的燈火,穿過了山區,接近了Radding,我們在9500呎以VFR on Top的狀態飛行,機場的標燈四處可見。我喜歡在美國的空中看到那隨處可見的黃綠色閃燈,那像是陸地上的燈塔,即便非旅程的方向,卻也傳達著一種令人心安的感覺。然後,我們真的很無聊,開始看航圖,然後看哪一座機場有Pilot Control Lighting,就在空中用他的CTAF亂按一通。

當然啦,Low Voltage Light也是在飛行途中報到,這叫做久病成良醫嘛?我們根本就已經習慣他了,照樣關掉了一些可以省略的電器,放下輪子,慢慢往前飛。 在這片谷地中,飛機不多,途中真的近距離交錯而過的只有一架飛機,那飛機還特別開啟了落地燈,我也回敬他一下,讓彼此都容易看到對方。

出了山區手機收到了信號,我隨便打開Flight Radar 24看看,果然找到了我們自己的飛機,只是因為他是5分鐘一次更新,加上Flight Radar會有自己推算的功能,所以出現了非常詭異的軌跡。


在FR24看到自己真的很妙~


下頭的飛機就多一點..  黃色是ADS-B信號,跟我們一樣橘色的是FAA的雷達delay後feed出來的
 



空中自拍是一定要的,但是這張有點太逗趣,因為iPhone閃光燈真的太亮了!


漸漸地接近Sacramento附近,無線電中開始繁忙起來,周邊的燈火也越來越多,這時APP給了我們一個很詭異的資訊,他說我們的12點鐘方向有降水回波,可是我們看起來啥都沒有,如果空中有降水,一定會有視障遮蔽的現象,可是眼前的燈火完全沒有任何的亮度變化,就當作參考吧。

雖著機場逐漸接近,我們開始下降,但是依照航圖,LVK從我們的方向過去必須翻過一座小山,但是因為空中看不到山的實際位置,所以我保持在可以看到所有地面燈火的姿態就可以確保不會碰到地障,但是我一直以為LVK的位置比實際遠很多,Gary告訴我前面的旋轉燈那的就是,那看來我們高度是太高了。告知ATC我們目視機場,APP許可我們做目視進場,本來是要去25R跑道,後來因為位置的優勢我們告知APP決定改落07L,然後換到CTAF去做位置廣播。 LVK沒有pilot control lighting,遠遠就能看到跑道燈光,沒有任何traffic在附近,從機場北面加入了左3邊,順著機場航線下降,順利地降落在Livermore。

 
 

抵達時已經接近午夜,機場除了我們3人和前來接機的台灣學生Ryan外,四周空蕩無人,那顆巨大的旋轉燈在將白色與綠色的光芒投入浩瀚夜空,不發一語地在這寂靜夜裡為空中的遊子們指引道路.....


辛苦的59B今天飛了7個多小時! 棒棒!

Leg 7 MFR - LVK 總飛時 3.1小時 飛行距離約305海浬(不含盤旋爬高及機場航線部分)




下面兩張圖是原本要經由CEC到LVK的路線... 萬一天氣不好我們就會走那條路了


KPAE - KCEC


KCEC-KLV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