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關於部落格
飛航管制員的生活點滴
  • 94252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與飛安會的第一次接觸

飛安會,可能是令所有第一線人員聞之色變的單位。被飛安會訪談,在大多數的人想法直覺上,絕對沒啥好事,當然啦,也絕對是因為「參與」到了足以被認為重大飛安事件才會被這行政院層級的單位訪談。飛安會的角色,是為了在重大飛安事件中找到問題的根源和解決之道,避免類似的事故再發生。但是在大多的印象中,這些事情總會被引導到「裁決」的觀點,也就是有人必須為這些問題負責。由其事故牽涉到航空器或是人員損傷的,如果被調查出來是問題的主要肇因,那個人更可能吃上官司的。因此面對飛安會的訪談,更是直覺上令人有種「剉著等」的感覺。 擔任航管至今七年多,我參與過三次類似的會議,一次是帶新人OJT時在緊急狀況發生的同時搞出了一個地面的驚險畫面那次被記了一點(http://blog.yam.com/ming010/article/4326080),一次則是被人匿名提告記了小過(http://blog.yam.com/ming010/article/922703),沒想到第三次就已經到了飛安會,真是覺得老天爺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只是我幹了甚麼好事嗎?當然沒有。事情就是在09/14辛勒克颱風時發生座艙失壓緊急下降的國泰521(http://www.asc.gov.tw/asc_ch/news_list_2.asp?news_no=360)。當時我是在一片忙亂和完全得莫名其妙下經手了這架飛機,然後完全看著督導的協調去發指示,也依照督導的指示換給另一個波道,但是因為事情發生在我手上,所以我就去和飛安會的長官們喝茶聊天去了。同時被約談的還有區管中心當時的管制員,以及另一個近場台當日也有遇上的學長,但是學長因為班務無法調開而缺席,所以10月9日下午只有我和區管中心的資深美女一起前往。 與飛安會訪談前我們也花了點時間把當時的事情再回顧一次,這也是我第一次有機會看到當時事件的另外一個面向,當然也看到了我當天壓根不知道的一些事情。甚至從中心的錄音抄件,我才知道原來督導和學長做了哪些事情,事發當時可能因為飛機太多,他們無暇告訴我這麼多細節吧。 飛安會前來三位長官,一位常在飛安會網站看到名字的任小姐,和兩位張先生。訪談前,他們也特別了這次前來的目的,並且把訪談的流程和遊戲規則說清楚,業務事的長官也依規則被請出了現場,只剩下業務室的馮教官以陪同人的身分留下來一起參與訪談。先開始的是區管中心的學姐,我在外頭等候,花了多少時間我不知道,但是說得實在有夠久,在外頭等到都快要睡著了。 休息的過程中也稍微整理一下思緒,因為多少還是會有點緊張,誰知道說出去的話會被怎麼樣解讀,但是就是陳述事實,如果真有任何作業上的不妥之處,也是未來改進的方針,且飛安會長官之前即表示沒有人員傷亡或機件損傷,因此較不敏感,只是需要從事情的每個面向去看,所以必須做這個訪談,因此壓力還算可以承受。 但是進入事情核心前問的問題可真是令人傻眼。從工作的職責、管制的空域範圍、席位的劃分、值班時間和輪值方式、管制生涯和訓練過程等等全部鉅細靡遺地詢問,可以知道她們對於當事人的經歷、背景和精神狀況都有全觀的掌握。接著進入事件的核心問題,當然主要也是以整個過程的討論為主,我也是盡我所能地還原當天從「我個人角度」所遇上的過程,至於討論的細節實在沒有必要在這裡一一列出。 我不知道我說得到底得不得體,也不知道會不會對單位出現任何負面的影響,這次的訪談竟然也進行了53分鐘,可是那架飛機可能在我手上的時間根本不到15分鐘呢。而訪談的過程,飛安官們也認為今天缺席的學長和督導也有訪談的必要,所以又另外約了他們,好做更全面的了解。訪談結束後,飛安官們說我很機靈,面對訪談也很沉著,我不太了解這是甚麼意思,誰知道我是不是大禍臨頭還不知死活地故作輕鬆。 但是事實上今天的訪談過程,飛安官們把氣氛營造得還算是輕鬆,沒有咄咄逼人的壓迫感,但是專家們一定知道這種事件調查的心理學,掌握受訪者的情緒應該也是他們很重要的一項功夫吧我認為。 你問我悶不悶,事實上我是覺得還滿悶的。但是這或許就是極致的「招機」證明吧,我認了。在第一線,就是必須面對許多立即的問題,也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去處理,很多時候可能因為一時被過多的工作量佔據,而把事情都放大了。當時覺得好像很忙,可是看了雷達的照片,怎麼覺得好像也不怎麼樣,這樣的想法,讓我感覺到每次案件調查的盲點。因為後面的檢討很難還原第一時間管制員真正面對的狀況和當時的感受。就連這次,我都對於我後來看到的東西感到訝異不已,因為我真的不知道當天發生過那些過程,而數數當時雷達上的飛機,我大概同時管制著九架飛機,真的很多嘛?怎麼覺得好像還好.... 連我自己,都迷失了,我怎麼沒辦法感受到當時的那股忙亂,那當時到底怎麼回事呢?還是因為經過了兩個多星期,我已經沉澱下來,也對於當時的狀況在心中重新整理過? 但是到現在,我都還是會問大家,如果當時是你,你會怎麼選擇你的工作順序? 23/24跑道,飛機都在躲天氣,也很多飛機等著引導進場,只要錯失一個時間點,所有的飛機都會遭致更大的延誤,空中秩序也會因為重新引導而更混亂,部分飛機也可能會因為接近陽明山地障而產生另一波問題。可是這個同時,一架不在你的頻道的飛機突然呼叫mayday mayday mayday,依照規定依該實施無線電靜默,以最大的能力去協助這架飛機。這個當下,你會做甚麼選擇? 所以,雖然我很悶,但是我覺得我是幸福的。有多少人,能在管制生涯跟飛安會接觸,有多少人,會遇上座艙失壓的緊急下降。能在實際的事件給自己重新審視的機會,真的是極為難得,當然也可能因為處理不當而把自己推上斷頭台。這是第一線人員(不管你擔任哪方面的職責,管制、飛行、機務...)必須面對的風險,也是第一線人員的宿命,但也是第一線人員之所以存在的目的和價值,當然,也是擔任第一線人員趣味的來源。 我會不會因為這樣考慮轉調行政單位啊?說真的這個念頭在等待訪談時曾經閃過我的大腦,幹麻在第一線跟自己過不去啊.....,只是,等訪談完開車回大園時我就清醒了,我就是要管飛機,何況我一點都不想開那麼遠的車子去上班... 哈哈! 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想再遇到飛安會了!除非他們想找我一起去參與事故調查那又另當別論......,但是我算哪根蔥啊,少做夢了,乖乖把飛機搞好比較重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